新纪元学科网 新纪元数字校园 新纪元数字图书馆 国人最常去的商家中  单点登陆入口
 
教育科研
此次比赛的规模更大、档次更高 > 教育科研 > 课程开发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阅读
[ 发布人:匿名 来源:平阳新纪元学校 日期:2013/10/28 浏览次数:2400 次 字体:   ]

——浙江省小学语文“阅读与师生发展”活动综览


□教育信息报记者 池沙洲 


    当今之世,阅读在人们的心中已经具有不容置疑的正向价值。在十年的新课程理念沐浴下,汗牛充栋的新书与经典进入校园,摆上了教师和学生的案头。然而,当阅读的目的逐渐明晰,阅读的意识确立起来之后,又有一系列难题横亘在“书香之路”上,主要分两点——读什么与怎样读。日前,我省各市县区小学语文教研员和部分教师聚首平阳县中心小学,举办了一次阅读发展论坛,并以此作为本年度浙江省学科培训的活动主题。在这次活动中,关于阅读的许多更深入精微的话题被与会者提出并讨论,无论是设想还是经验,是信心还是困惑,基本能够代表我省小语界对阅读最前沿的关注和思考。

    学生读什么

    开幕式上,省教育厅教研室中小幼部主任、特级教师滕春友发表了自己的三点看法:第一,阅读应该是生活的常态;第二,阅读是语文教学的主体;第三,语文教师不仅自己阅读,并且带着学生阅读,才称得上是一个合格的语文教师。

    这三点总结了新课程理念实施以来形成的阅读共识,理清了校园书香文化的思想筋脉。他没有就这些看法生发开去阐释,而是把机会留给这两天的时间,鼓励大家勇于脱稿表达真实的观点。

    平阳县中心小学作为本次活动的承办方,他们的师生阅读状态自然成了与会者注目的焦点。该校近年来在硬件设施、藏书系统、奖励制度、阅读课设计等方面多有建树,这次他们精心编排了两台节目穿插在活动中,将本校师生阅读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第一节观摩课由该校教师王敏燕执教。阅读课与别的学科最大的不同,就是滕春友所说的“自选动作”,既然是自选,首当其冲的问题当然是“选什么”。这样规格的省级阅读课展示,是一条无形的课外阅读书目推荐途径。

    王敏燕这堂课属于“读后交流课”,使用的阅读文本是《希尔利讲世界史》,成书于50年前,用适合儿童的有趣语言讲述了宇宙起源之初到二次大战的历史。比如,它将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比作“你家的茶杯和玻璃杯”,将波斯湾比作“你的嘴巴”。贴近儿童的内容呈现方式深得孩子们的追捧。

    听到课堂上三年级学生像评论身边的人一样说出甘地、大流士、拿破仑等名字,甚至还有一些对大人来说也比较偏门的,如马可·奥勒留、玛丽·安托瓦内特,教师们不得不惊讶于本书奇迹般的传播功效和小学生的阅读能力。

    记者发现,在两天数十次发言中,观点被引用最多的一本理论著作是波兹曼的《童年的消逝》。书中认为,印刷术的普及产生了适合儿童阅读的文本——童话,而电子媒体的“娱乐至死”特性使得儿童的成人化倾向日益严重。因此引用者们希望通过大力提倡童话和儿童文学阅读,以使今天的孩子至少能够拖延“童年的消逝”,为人类保留一份丰富、完整而纯真的童年。《草房子》、《夏洛的网》、《不老泉》……在绝大多数发言者的推荐书单里,中外经典童书是当仁不让的主流之选。

    在“儿童阅读的实践智慧”主题论坛上,宁波市广济中心小学的楼叶菲介绍了该校自编的“新经典”校本课程教材,主张儿童应多读唐诗宋词、现代美文、民间歌谣等富有文化含量的经典文本;平湖市东湖小学的钱锋多年来致力于为儿童建立“完整的阅读体系”,开发了一套一至六年级“儿童阶梯阅读”教材,在当地教育行政支持下向平湖全市推广;同时,钱锋老师积累了“超文本阅读”研究成果,在小学推出“儿童电影”校本课程,每年向学生们推荐中外优秀电影,为儿童阅读的内容选择打开了另一扇窗;此外,绍兴县柯城街道阮社小学的朱胜阳让孩子们尝试引进版百科全书、“彩乌鸦”系列、全套《明朝那些事儿》等科普、历史、哲学门类的阅读体验,使儿童阅读这顿大餐更加料足味美、大滋大补。

 

    学生怎样读

    在前面提到的《希尔利讲世界史》阅读课中,王敏燕老师应用了复述故事、名词归类、时间排序等方法,帮助学生对历史事件进行梳理归类,巩固阅读的效果。而永嘉县实验小学教师单志明在《罗伯特的三次报复行动》一书的导读课执教过程中,更是使出了十八般兵器:情节预测、问题设置、信息搜索……他的个人魅力很快赢得借班学生的默契,指导他们绘制了“判断倾向表”、“故事情节梯”、“阅读生长树”,来展开“推理、对照、辨析”三种基本阅读方法的训练。单志明在与学生讨论书中的复仇、宽容、救赎等情感和伦理问题时,引得台下观众也情不自禁地投入思考之中,几乎忘了说出真知灼见的竟是课堂上那些10岁的学生。

    平阳县中心小学的学生以演剧的形式展示了该校的班级读书讨论会活动,集中了“好书推荐”、“说书画书”、“摘录卡”、“采蜜王”、“操场晒书”等充分利用课余时间读书的好方法。

    宁波市广济中心小学除了比较通行的班级读书会、经典诵读比赛、儿童文学讲座等活动形式之外,“柔读”教学法、名著进课堂、文言进课堂、诗词唱游课、“读书学士”评选,以及为期一个月的读书节等做法让人提神醒脑。

    瑞安市实验小学的李一锋老师建议“少讲一点读书的好处”,因为正像语文教育专家周一贯所说“好处是不言而喻的”,言下之意是让人们多讲一点读书的过程。该校特别重视学生在阅读过程中掌控两件利器——中国地图册和世界地图册,并坚持读好书和在校“读整本书”,从速读、精读达到对自己喜欢的作家作品片段能够记诵的程度;对经史子集、唐诗宋词则采取反复成诵,最终如同唱卡拉OK记歌词一样“入心入脑”。另外,他们还在与家长的“合谋”之下,用“行万里路”的重奖方式刺激“读万卷书”,每个学期评出的“阅读小状元”,可以获得去省外甚至国外旅游的机会。就这样不断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培养学生自主阅读的能力,以至于一位曾经自认“很差”的学生,毕业后骄傲地向母校汇报,自己在初中被选为“班级古文领读员”了。

    平湖市东湖小学的钱锋老师的“电影阅读”课,强调对“儿童精神”的关注,他将电影文本拿来与语文课文或经典名著形成比较阅读,比如师生共读电影及原著《仙境之桥》,教学四年级课文《夜莺的歌声》时,导入苏联电影《伊万的童年》,让孩子在有限的时间里尽量宽阔地接触世界。

    舟山市南海实验小学的金红月老师将阅读融入了班级管理,全班学生和家长共读日记体小说《爱的教育》,并模仿其体例撰写班级日记《爱的花园》,其中许多文章载入了班报和毕业纪念册当中,成为这一届学生共同珍藏享有的童年记忆。

 

    教师读什么

    教师阅读对教师个人专业发展的意义、教师阅读与学生阅读之间的天然联系,在会上已经是人所共知的老生常谈。然而,台州市椒江区人民路小学的黄吉鸿偏要另辟蹊径,石破天惊般地提出了“教师阅读与职业安全的问题”,使得全场鸦雀无声,直听得“心里慌兮兮”。

    经过黄吉鸿一番“自圆其说”,大家才收起冷汗,心下释然。原来,所谓的教师职业“安全感”,按他的话说,“不是人身的安全,而是指精神上的安全感”。
黄吉鸿感叹70后、60后的教师在与学生相同的年纪时,受到时代的局限,读物少得可怜,因而感觉现在的阅读实际上是在做一种弥补——“弥补童年的缺失”,也必然在教学中会经历一场“危险之旅”。

    “威胁”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现在的孩子越来越聪明,很多时候,学生读得比老师还要多;二是优秀的学生背后可能是一个强大的家庭队伍,有些家长是“世外高人”,或是“象牙塔里的人”;三是语文知识的容量比其他学科丰富得多,语文教学充满挑战性,谁知道哪朵云会下雨?谁知道哪个学生会突然冒出什么问题?

    教师哪个不想自己的课堂大气洒脱、行云流水,但唯恐一旦放开,难以控制。他认为,教师只有靠“读书养气”来修炼,才能养成丰厚的底气,逐渐排除“安全隐患”,更加自信潇洒地栖居在课堂里。

    在“阅读与教师专业成长”主题论坛中,平阳县实验小学的三位教师登台亮相,回顾了自己的阅读之路。新教师杨州初涉教坛,自忖底气不足,趁着2007年学校“全员阅读”这股东风,狂啃教育思想书籍,《学习的革命》、《心平气和的一年级》等书籍使他调整了心态,正视自己,改变自己。

    在班级读书角里,英语教师伍晓军发现了曹文轩、黑柳彻子的作品,他“享受孩子读书的乐趣,感悟孩子心灵的成长”。童书不仅陶冶了儿童,也对教师的教育观念产生了影响。

    数学教师施娇娥可谓一个数学专业书籍“控”,郑毓信、史宁中、张奠宙、刘家霞等数学教学名家的著作在她口中如数家珍。她将阅读内容分为“物、人、灵”三类,“读物”是查阅工具书和资料分类,“读人”是读数学史和名家专著与传记,而“用灵来阅读”是指从自己的学科角度读出思想高度来。

    现场一位来自宁波的教师的看法与以上三位不谋而合,他概括出教师阅读的三个方面:一是读提升专业素养的书,二是读学生喜欢的书,三是读有益自身生活品味的书。

    在活动的最后一个环节中,安排了讲座《优秀教师是读出来的》,主讲人是我省教师阅读领军人物之一闫学。多年来,她以写作出版《牵到河边的马》、《教师阅读的爱与怕》、《跟苏霍姆林斯基学当班主任》等著作在同行中拥有相当高的人气。闫学在讲座中指出,教师阅读应该包括“专业知识、人文基础,理论视野”三个板块的知识结构,并以自己的阅读历程来证明“一个人的成长史就是一部不断完善自己知识结构的阅读史”。

    教师怎样读

    闫学按三个板块提供了一份凝聚着她汗水和智慧的长长的书单,并为广大一线教师总结出两项阅读原则:一是“非经典不读”,教师要懂得选择,不浪费宝贵的时间,警惕畅销书、口水书,以及那些没有经过历史长河过滤的作品。二是“有坡度的阅读”,要避免“平角阅读”,而要有意识地读一些有难度的书,就像爬坡一样,让自己有所提高。

    作为东道主的平阳县中心小学校长钟振斌,从学校管理的层面拟订了“逼”教师读书的四个“求”。一是“需求”,从教师个人成长角度出发,满足职业的精神需要;二是“须求”,从学校发展角度出发,给教师以专业提升的压力;三是“虚求”,钟校长笑言,“人都是有虚荣心的”,学校要给教师搭建更多展示的舞台,“就像今天的这个平台”,等到他们登上舞台,那就是书到用时方恨少了;四是“续求”,也就是给教师以持续性的阅读热情保障,让他们有不断发展的要求。

    杭州市普通教育研究室小幼部主任、特级教师刘荣华则提出了教师阅读的三个“心”。一是“静心”,以阅读来抵御当下物质社会的诸多诱惑;二是“童心”,跟孩子们共享童书,带着儿童的心境去阅读;三是“专心”,多读教育专业和理论书籍,促进自己的专业发展。

    现场也有教师表示,教师的专业发展是有阶段性的,有“生长期——上升期——高原期”模式可循,教师要“在对的时间读对的书”,脱离浅层的、快餐式的阅读,通过针对性的阅读,在不同的专业成长阶段提升自我。

    长兴县第二实验小学的熊学林老师认为,教师读书要“有择、有法、有乐、有衡”,选好一部“根本书籍”,经常在教育教学中去思考,反复地与书本进行对话,将书中的精髓提炼出来,内化到自己的知识结构中。他提倡“知性阅读”,自由地漫步书中,并利用校讯通、网络短信、读书沙龙等形式与同事交流,将阅读成果择优登载到内网和校刊上,营建起一个学校的阅读氛围,形成教师阅读的“文化自觉”。

    《礼记·学记》曰:“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阅读的过程是私密的、孤独的,但分享却可以使个人的阅读体验在更大的范围内获得共鸣,从而增加阅读的品位和乐趣。缙云县小学语文青年教师联谊会的林顺老师介绍,他们以自愿的原则组织的读书会,将全县的“书虫”一网打尽,经常以小组为单位开展阅读交流,以行政出面加大支撑和保障力度。

    台州市椒江区人民路小学的黄吉鸿老师说,他们有时还组织教师一起观赏教育电影,经常性地组织读书会成员外出采风,而当教育的文章在报刊上发表了,那种渴望被承认的心情得到了满足,比任何成功都要感到喜悦,因为教育的本质就在于唤醒、鼓舞和激励。

 

上一篇:争取自身权益
下一篇:从净众寺诞生的中国纸币
 
版权所有 © 2011 OPE体育滚球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8.0以上浏览器 地址:浙江省平阳县鳌江镇新纪元路1号  邮政编码:325401
温州平阳新纪元 联系电话:0577-63623787 63625325 传真:0577—63625325 电子信箱:pyxjy888@126.com 总访问量:14022298 人次 浙ICP备05040232号-1